境外投资者未向外资企业投入资金,其转让股权的行为的效力?

发布日期:2020-11-21  浏览次数:177

境外投资者未向外资企业投入资金,其转让股权的行为的效力?

【点评要旨】

境外投资者在获得相关机关审批后,应当在法定的期间按照法定的比例缴清出资的。境外投资者对其设立的外资企业没有投入注册资金和项目开发资金的,其获得的外资批准书自动失效,则设立的外资企业未获审批,外资企业未成立,境外投资者不享有真实、合法的公司股份权益,其转让该公司股权的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无效。

【基本案情】

2001年,原告刚毅公司经与相关政府部门协商,拟在乌鲁木齐市二道桥开发商贸市场即“大巴扎”。项目批准后,刚毅公司于同年11月专为该建设项目设立了港商独资企业新疆福长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其注册资金为5600万元。公司成立后,刚毅公司一直未投入注册资金及项目开发所需资金。2002531日,刚毅公司与宏景公司、耀冠公司、福长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刚毅公司将福长公司转让给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向刚毅公司支付顾问费1000万元,并约定了付款期限。福长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协议签订后,两被告向刚毅公司支付了顾问费200万元。剩余款项一直未付。因刚毅公司设立的福长公司为港商独资企业,且注册资金未到位,不可能进行企业股权转让变更登记,在政府的同意及协调下,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及香港兰德公司于2002722日重新验资注册成立了港商合资企业新疆福长市场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5600万元。该公司虽然使用了原福长公司的名称,但在法律及事实上与原福长公司无关。此后,合资三方投入资金,实际完成了项目建设。

原告刚毅公司诉称, 2002531日被告宏景公司、耀冠公司收购原告的福长公司的全部股权及福长公司对二道桥大巴扎市场的开发经营权。双方签订了合同及股权转让协议书。

宏景公司答辩称,原告设立福长公司并未实际出资,因此,刚毅公司转让的股权并不存在,故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合同书属无效合同。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刚毅公司设立港商独资企业福长公司后,实际并未投入注册资金及项目开发资金,其不享有真实、合法的公司股份权益。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所谓股权转让合同,既无真实的公司股份交易内容,也违反了国家有关港商独资企业及建设项目管理方面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双方的行为实际上是倒卖建设项目的开发权,故该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刚毅公司不服判决,上诉称只要公司成立,注册股东即享有股权,出资不到位是出资瑕疵问题,不能以此否认股东的权利。此外,本案的事实发展和工商登记都显示现在的福长公司是从外商独资企业到中外合资企业的演变过程,而一审法院将变更中的验资、报批及补足投资认定为新股东重新注册登记即成立了一家新公司,显然违背了事实真相。

宏景公司答辩称,首先,刚毅公司在取得福长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后,未在法律规规定的期限内投资,其外资企业批准证书已自动失效,该福长公司实际已不复存在。其次,目前的福长公司是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和兰德公司经过严格的出资手续新设成立的,只是沿用了福长公司的名称,乌鲁木齐市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局和工商局对此表示认可。

二审法院经审理补充,鉴于刚毅公司未向其独资设立的福长公司投入任何资金,在“大巴扎”项目的实际运作中,在乌鲁木齐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同意及协调下,20027月,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兰德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兰德公司)也取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批准证书载明的投资企业名称仍为新疆福长市场开发有限公司。随后,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及香港兰德公司依该批准证书,经过验资,重新注册成立了港商合资企业新疆福长市场开发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为合资企业,注册资金为5600万港元。合资三方投入资金,实际完成了“大巴扎”项目建设,并投入经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刚毅公司在设立福长公司的过程中,虽依法取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没有按照规定在福长公司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九十天内缴清不少于投资者认缴出资额15%的第一期出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第三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此时刚毅公司申请在新疆投资设立外资企业的批准证书已自动失效。福长公司应当向当地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手续,缴销营业执照;或在其未主动办理的情况下,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其营业执照,并予以公告。本案中,刚毅公司自2001118日领取福长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到2002531日将福长公司转让出去,始终未向福长公司注入资金,本应予以注销。但刚毅公司不仅未将福长公司予以注销,反而将福长公司转让出去,其行为明显违反上述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此外,福长公司转让费用尽管是以“顾问费”的名义约定支付的,但刚毅公司与宏景公司、耀冠公司曾分别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并且刚毅公司也是以股权转让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剩余款项的,因此,应当对刚毅公司在福长公司中的股权进行审查。关于股权的取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公司股权是公司股东作为出资者按投入公司的资本额所享有的资产受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等的权利;公司享有股东投资形成的全部法人财产权,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由此可见,股东的股权是以股东投入的资本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全部法人财产为基础的,没有资本的投入即无从形成股权。就本案而言,由于刚毅公司未向福长公司注入资金,福长公司实际上是一个空壳公司,没有形成法人财产,因此,刚毅公司在福长公司中的股权是不存在的,即不享有福长公司的股权。基于以上事实,刚毅公司与宏景公司及刚毅公司与耀冠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无效。一审法院对此项认定及法律适用是正确的,法院予以维持;刚毅公司关于股权转让行为有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由于宏景公司和耀冠公司是在明知刚毅公司投资不到位的情况下进行的,并且整个转让行为都是在各方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所为,因此造成转让行为无效,各方均负有责任。由于各方当事人均未就转让行为无效造成的经济损失提出赔偿请求,故法院对各方当事人的责任不作确定。

刚毅公司独资设立的福长公司始终未办理注销手续,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兰德公司的申请,又以福长公司的名称为上述三家投资者成立合资企业注册了新公司,虽有不妥,但该问题应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不属本案审理范畴。

本案中转让行为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关于主合同无效从合同亦无效的规定,有关1000万元人民币顾问费(转让费)的担保合同亦为无效。

【专家点评】

本案中的争议焦点是刚毅公司与宏景公司、耀冠公司、福长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合同是否有效?

我国《外资企业法》规定:设立外资企业的申请,应经有关机关审查批准。外资企业应当在审查批准机关核准的期限内在中国境内投资;逾期不投资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有权吊销营业执照。《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规定:外国投资者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缴付第一期出资的,外资企业批准书即自动生效。按照这些强制性规定,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设立外资企业,取得经营权资格,至少应当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设立外资企业的审批;二是必须按照法定的期限和比例缴清出资。本案原告刚毅公司新设立的福长公司,作为一家外资企业,其在设立之后,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没有实际投入资金,已经违反了上述法律强制性规定。由于福长公司未按规定出资,其所获得的外资批准书自动失效,福长公司变为了未经批准的外资企业,且其营业执照应被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从而导致公司不成立。在此种情况下,福长公司转让股权,显然也是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

另外,《外资企业法》规定:“外资企业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不得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刚毅公司设立福长公司,没有向该公司投入资金,该公司犹如一个“空壳”,其将该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宏景公司、耀冠公司,实际上是利用中国对外资企业的优惠政策,将政府批准的外资企业开发权转卖给这两家公司,从中获取利益,这显然有损于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以上分析表明,原告刚毅公司与宏景公司、耀冠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不仅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且有损于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而两种情形均是导致合同无效的法定事由,因此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法规链接】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2、《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

第六条 设立外资企业的申请,由国务院对外经济贸易主管部门或者国务院授权机关审查批准。

第七条 设立外资企业的申请批准后,外国投资者应当在接到批准书之日起三十天内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外资企业的营业执照签发日期,为该企业成立日期。

第九条 外资企业应当在审查批准机关核准的期限内在中国境内投资;逾期不投资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有权吊销营业执照。

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

第三十一条 外国投资者缴付出资的期限应当在设立外资企业章程中载明。外国投资者可以分期缴付出资,但最后一期出资应当在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三年内缴清。其中第一期出资不得少于外国投资者认缴出资的15%,并应当在外资企业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九十天内缴清。

外国投资者未能在前款规定的期限内缴付第一期出资的,外资企业批准书即自动失效。外资企业应当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手续,缴销营业执照;不办理注销登记手续和缴销营业执照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其营业执照,并予以公告。

返回顶部